中東游記

今年十一月我們剛剛參加了第六屆約旦(中國)商品展,順便也游了下中東小國——約旦。
(一)
    十一月十四日,北京時間十一點,我們一行在浦東機場二號航站樓,登上了阿聯酋航空公司的航班,在機上看到阿聯酋航空的LOGO,感到很熟悉和親切,可一時也想不起來在哪見過。直到坐定后,忽然想起來:這不是英超阿森納的球衣胸前廣告贊助商嗎?看了那么多阿森納的比賽,算是印象深刻了。
    聽說當年的贊助是一億英鎊,出手闊綽啊。飛機是波音777,可惜座位間距并不大,甚至比有些國內航空的座間距還局促,不知為何?而且回來時坐的還是波音777,可座間距卻大了不少,又不知為何?
    飛機起飛了,顯示屏上開始顯示的航線是飛過喜馬拉雅山的,我還沒去過西藏,知道要飛過那塊圣地,心里頗有些激動,然而實際上,航線是從云南出境的,經緬甸、印度、也門,再到迪拜的,失望。
    萬米高空的氣壓讓耳朵很不舒服,讓人也難以入睡。在夜航的飛機上,俯瞰大地看到的就只有燈光了,漸漸發覺燈光是有不同的,中國城市的燈光,就像漢字一樣,沿著大街,橫平豎直,主要的建筑霓虹閃爍其間。而印度的城市好像是孟買,或者孟買旁邊的,燈光一坨一坨的,道路并不明星,一般以建筑為中心,其他地方是黑的。大概規劃的不太好吧。等到了迪拜,可能是飛行高度降低的原因,燈光更加明亮,而且幾乎每個建筑物四周都是明亮的燈光。怪不得有人發的太空的照片,說通過燈光,可以辨別出地球上貧富的地方呢。
    一夜無話,除了那比較難吃的阿拉伯餐。這樣的飯在國內是很難吃到的,不是好吃而難吃到,而是難吃。那些餐食給我的感覺就是,酸、冷、生、咖喱味。從此我便開始了十天的思念中餐之旅。
    到迪拜,腿也已經很不舒服了。到現在為止,我還在干說,因為我沒有拍照的習慣,相機放在包里了,一直也沒拿出來。到迪拜還是決定拿出來,下面開始與大家分享旅途的風景。
 
    當夜晚降落在燈火輝煌的迪拜,這里的奢華無論是在空中還是在機場看去,都是那么地顯眼。阿聯酋人均GDP達到五萬多美元,是中國的十多倍,阿布扎比的石油,迪拜的金融、房地產、商業造就了中東這顆璀璨的明珠。俯瞰那靚麗的棕櫚樹形的人工島,還有宣傳海報上的七星級大酒店,金錢的榮耀和罪惡在這里生根發芽。
    回國后的幾天,迪拜就出事了,差點搞成了第二次金融風暴。這里的迪拜塔,人工島上的豪華別墅,暫時都成了爛尾樓。都是金錢的罪惡造成的。
    幾十年前,這里可能就是個漁村,阿拉伯人在貝都因帳篷里喝著暖暖的茶,看星星,聽濤聲。現在只剩下炫目的燈光,再過幾十年石油采光了呢?這里還有什么?不知道,我只知道,他們已經再也回不去那游牧的歲月,找不回舊時純凈的心境了。有一天,當人面面對迪拜的斷壁殘垣,想象著曾經的喧囂時,空中可能只回響著一句話:不要迷戀哥,哥只是個傳說。
 
 
(二)
    飛機再次起飛,從波斯灣掠過,不時能看到油井和油輪的航跡,這里的富庶都源自于這里沙漠下和波斯灣里的石油啊,富得流油是形容一個人富有,這里是流油然后就富了。再飛到了黃色統治的地方,從空中俯瞰,飛經的大多是沙漠戈壁,所以景色驚人地一致,當然偶爾還是有油井和公路的。
    經過兩三個小時的飛行,約旦時間十五號下午四五點鐘,到達安曼,安曼和迪拜有兩個小時的時差,和北京時間相差六個小時。下了飛機一打量,感覺是中國中部地區市一級的汽車站。在這里先領教了下阿拉伯人的效率,等待、等待,就這么一班飛機,幾百號人,等了三四十分鐘。在我前面的老兄,不知是臉像基地組織成員,還是讓那位阿拉伯公務員看著不順眼,總之無緣無故讓他等五分鐘。問為什么,答曰,等五分鐘。結果,那老兄等了十來分鐘,后來還是把他領導叫來,才放過去的,不知為何。出來后,再一看,這里像中國西部地區,縣一級的汽車站。
    吃飯,是自助餐,每頓十五個JD(約旦第納爾,相當于一百六十塊人民幣吧)。味道?和飛機上差不多的,不過面包特別好吃,甜,軟,沒有國內面包的發酵粉的味道。甜食特別甜,怪不得阿拉伯人身材讓人那么不敢恭維。不過還有羊肉很不錯,土豆味道獨特,做法也各異。至于其他,我實在難以下咽,咖啡有股膻味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    在這里從開始到結束,我們都是拿個盤子轉來轉去,卻不知道往盤子里放什么。后來聽說,這是酒店特別為我們準備的偏中餐的食品。我們覺得很奇怪,要么是騙我們,要么就是阿拉伯人沒吃過中餐。那根本就不是中餐,從濃濃的咖喱味上說吧,最多也只能算有印度風味的西餐。可能阿拉伯人以為印度和中國都是東方,吃飯應該口味差不多吧。
    吃飯的時候,遇到兩個美國老太,和我們同桌。她們很健談,主動和我們聊起來,她們告訴我們,奧巴馬去上海了,并問我們是否和她們一樣喜歡奧巴馬。說實話,我對奧巴馬同志感覺一般,只不過比一般政治人物帥點。但為了不掃兩位大娘的興,就說,喜歡。兩位大娘滿意的笑了,又說,全球所有人都喜歡他。這年頭長的帥點還是賺了不少便宜的,奧巴馬什么也沒做,就弄了個諾貝爾和平獎,不知道發獎的委員會是都是追星族呢,還是被布什把腦子氣壞了。
 
 
 
(三)魅力死海
    一夜迷迷糊糊,因為時差的原因,醒的很早,今天去死海。
按時出發,大客車行進在坡上坡下中。安曼號稱七山之城,見不到高的建筑,大都是些三四層的小樓,五六層算高的了。當然,也有高層的在建,現在只能看到深深的地基。所有的房子都是一樣的顏色,一樣的裝飾。看著也算漂亮,大家在以巴沖突的畫面上應該也能經常看到的。
    出了城行駛在高速路上,其實應該說到了這里就知道,中國的基礎設施還是不錯的,這里的高速路封閉的少,因為路邊根本沒什么人家,路面也不時很好。路外就是茫茫戈壁,別說人,草都沒有。
    不斷的山路,路邊偶爾有戶人家,還有修理汽車的地方,但還是荒涼得很。有些路段能看到載著荷槍實彈的士兵的汽車駛過。路邊不遠處有個邊境哨所,一輛悍馬停在下面。前面是阿卜杜拉二世國王的大幅彩照,可能這能給士兵帶來勇氣吧。
    汽車在行駛過程中耳膜不舒服,后來想,可能是氣壓的原因,死海在海平面下負幾百米的地方。也正是這負幾百米,以及這里高的蒸發量,還有蜿蜒而至的約旦河,造就了死海。      死海,故名詞義就是沒有生物,沒有生機的海。死海并不大,在國內應該叫大湖才對。對岸應該就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了。
    已經有同胞換泳衣了,可是我沒帶,想到來了總得體驗下,就去小賣部買了條泳褲。泳褲在國內是典型的地攤貨,好像是冒牌安踏的。居然要20JD,兩百多塊人民幣。我們同去的都要買,讓那帥哥便宜點,帥哥認真的聽完我們的還價,溫和的說:20JD。
    來到海邊,很多人已經往身上涂死海泥了。這也是收費的,1JD涂一次。
    游泳過,在岸邊酒店里的游泳池洗洗,再曬曬太陽,確實感覺恬適休閑。死海并不算遠的對岸,朦朧的就在眼前。由于人口增加,氣候變暖等原因,約旦河的流入量日漸減少,這里蒸發量又巨大,據說,用不了多少年,死海就將不復存在了。地球上唯一一處,能讓人浮在水面的景觀就此消失,太遺憾了!
    和自然比人類是多么渺小啊,可是人類卻又不停地摧殘著地球,享受大自然的造化,卻不知珍惜。你愛地球有多深,她便愛你有多深,你傷害她多深,她便同樣報復與你。不知何時才能重游死海,古人說:人面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,重游時,人面還在,她還在嗎?
 
(四)玫瑰之城
    在約旦,我們詢問當地人,哪里是最值得去的景點,結果幾乎是異口同聲:玫瑰之城!
    韋小寶說過:平生不見陳近南,便稱英雄也枉然。看來來到約旦,如果不去這座玫瑰之城,大概就等于沒到約旦吧。可是為什么叫玫瑰之城呢?
    我們一行十幾個人,包了一輛中巴車,然后請了一個中國的留學生當導游。臨行前找了一下資料,原來玫瑰之城說的是佩特拉(Petra),位于約旦安曼南250公里處,隱藏在一條連接死海和阿卡巴海峽的狹窄的峽谷內,為公元前4至公元2世紀納巴特王國首都。除此之外,我一無所知,而我們就在這一無所知中前往傳說中的玫瑰之城——佩特拉。
一路兩邊都是戈壁,沒什么風,也沒什么沙塵。湛藍的天像是被洗過一般清澈,幾朵白云悠閑的散落在天邊,心就被這純凈滌蕩的飄起來。
    忽然,車被一輛警車攔停了。原以為我們有什么做的不對,停車后才知道這只不過是警察的例行檢查。一位警官手按著腰間的手槍,登車檢查護照。看到一車的中國人,他非常友好。說:CHINA GOOD,然后就下車了,護照也不用查了。看來阿拉伯人對中國人確實很友好,當然后面我們還遇到更友好的事。
    到佩特拉了,門口有很多軍警,不知為何。反正也見得多了,無所謂。
    我們剛進去,忽然幾輛軍車簇擁著一輛奔馳商務車疾馳而來,下來幾個貌似中國官員的人。我們熱情的隔空喊話:是中國人嗎?他們也問我們:你們是中國人啊。原來是家鄉的領導。后來才知道,是中國武警總隊的高級警官到訪。有幾個約旦高級警官陪同,為首的那位高大魁梧,看起來警銜很高,所有警察都向他敬禮。他看我們是中國人,便親自前來熱情的和我們挨個握手。旁邊的英國人羨慕不已,朝我們直豎大拇指。
    這大大小小的巖石,越到里面越有著暗紅色的顏色。佩特拉因其色彩而常常被稱為“玫瑰紅城市”。這是源于19世紀的英國詩人J·W·柏根的一首詩里的一句:“一座玫瑰紅的城市,其歷史有人類歷史的一半。”
    進去的路上是可以騎馬的,阿拉伯馬高大俊朗。不時有阿拉伯傳統裝飾的阿拉伯小伙,策馬揚鞭從身邊一掠而過,他們將馬鞭在頭頂高高揚起,口中發出抑揚頓挫的吆喝,和著馬蹄敲打這腳下的石頭路,聲聲入耳。
    回去天色已晚,一彎明月像靜止的懸掛于戈壁之上的天邊。白白的月光下,一些既清晰又模糊。大漠沙如雪,燕山月似鉤,這戈壁,這月,令人頓生蒼涼。
    佩特拉古城曾數度易手,為納巴特、拜占庭帝國等占有,還曾神秘的消失過幾個世紀。遙想當年,那些阿拉伯武士,身披鐵甲,腰胯圓月彎刀,旌旗遮日,塵土飛揚地從這里殺出。呼嘯戈壁,威震一方。如今空城遺址,寂寥于戈壁灘上,日出日落,靜看人世變遷。曾經,有多少恩怨是非在這里糾纏,又有多少愛恨情仇在這里交織。多少人曾在這游走,英雄乎?美人乎?說不盡的舊情往事,都成云煙。巨石間可否留存著些許塵緣?而那塵緣,了是未了,誰人知曉?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(總經理:方曉松)

研發/生產基地 ◆ 無為
客服熱線:86 400 186 2008
傳真:86 553 6862704
地址:安徽省無為縣新溝工業園
E-mail: hxcable@163.com

研發/生產基地 ◆ 蕪湖
客服熱線:86 400 673 7271
電話:86 553 5672266
地址:蕪湖高新科技產業開發區
E-mail: ahhx@163.com

 

 

?2011-2012 中特華星 版權所有    網絡策劃:維弗網絡
(^ω^)MG恋曲1980游戏 澳洲幸运10官网 股票app能帮定别的app吗 利发国际欧洲厅手机客户端下载_welcome 斗地主赢话费 BBIN二八杠 真人百家乐ea平台 陕西快乐10分选号交流 极速飞艇下载 七星彩开奖时间 甘肃11选5奇偶走势图 浙江快乐12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cmd体育是哪里的 3d已出号码查询 广西快三计划员官网 十一运夺金任三赚钱 海南飞鱼彩票官网